山麓之夏

是个杂食动物,无cp洁癖

渴望成为画手

画画好看的都是神仙!

2018年也要乖乖等楚师兄回来

墙头巨多

消磨放学同路时光的正确方式

私设高中生、两人已确定关系

记一个梗

渣文笔预警

     晚自习放学后。

     由于回家路上太过无聊,王柳羿和喻文波就“脆桃子和软桃子到底谁更好吃”这种更无聊的问题争论起来。

     两个人一直吵到要分道走的小巷子。

    喻文波: “老子懒得和你说了,你就是个小学狗你懂个锤子的桃子。”

     王柳羿:“我知道桃子从受粉到开花结果全过程你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 喻文波咬牙切齿:“王柳羿我发现你最近有点膨胀啊。”

     王柳羿不甘示弱:“我不膨胀我紧缩。”

     话刚出口王柳羿就觉得不妙,转身想逃却被先一步的拽住了衣领。

     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 卧槽我说的什么狗血玛丽苏言情台词???此刻的王柳羿恨不得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 喻文波也明显被这句话骚到了,手上一下没了动作。反应过来后看着王柳羿尴尬羞耻却佯装镇定的模样,脑子一热,骚话脱口而出——

     “我想干你。”

     王柳羿:????

     然后喻文波就被恼羞成怒的王柳羿同学暴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

     喻文波内心:虽然挨揍了但聊骚了王柳羿这波稳赚不亏。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

电话梗

随便的一个梗
星莹真的虐死我了!!

    “歪?是沈星移吗?”
    “我是周莹啦。”
    “你最近怎么都不来找我的啊,你再不来找我我就和别人走了哦!”
    “我最近都有在家调养身体,没有乱跑的,你别担心我啦。”
    “你呢,最近怎么样?有想我吗?”
    “我很想你啊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
    “沈星移你怎么不说话啊!”

    周莹突然蹲在地上哭起来。
    沈星移他死了。

挖墙脚是个技术活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
      凯莉观察这个女孩子已经很久了。
      那撮呆毛在她眼前一直晃来晃去的,让她有种想摸的冲动。
      “咳,那个,你找金?”凯莉没忍住,上前搭了个讪。
      “诶?啊,是的!”艾比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后忍不住巴巴地凑了上去,“那个,你认识金?”
      “我是金的好朋友,我叫凯莉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好我叫艾比!”
      “金要待会儿才回来,去我家喝口水怎么样?”
      “可以的话真是谢谢凯莉啦!”
      “不谢不谢。”
      是金的小迷妹啊。
      凯莉眯着眼笑的一脸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  在喝下半杯茶后,艾比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。
      “我对金是一见钟情!真的,从来没有像金一样让我心动的男生!所以、所以我想问一下,金,他有没有女朋友啊。”
      “金他没有女朋友哦。”
      但可能有个男朋友。凯莉在心里补了一句。
      “真的么?太好啦!那凯莉你知道金喜欢那种类型的吗?”
      凯莉看见对面的艾比拿出了笔记本和笔,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嗯,比较帅的。面瘫最好啦,因为又帅又酷。”
      好的。帅、酷。我可以做到!
      “能保护他的。”
      好的。男友力高(?)。我可以做到!
      “对他不像对别人那么冷。”
      好的。对他特别。我可以做到!
      “最重要的一点,金他喜欢男的。”
      好的。性别要是男的。我可以……
      等等!这个我做不到!不对,这不是重点!金……他喜欢男的?!
      一只呆毛突然失去了梦想。

      “诶,艾比?”
      才和格瑞打完怪兽的金眼尖地瞥见那撮呆毛,挥起手使劲招呼。
      走近了才发现艾比一脸幽怨。
      “艾比,你怎么了,看起来脸色不太对啊。”
      “就是他吗金,”艾比幽幽地打量着金身旁的人,酷,帅,面瘫,而且——是个男的!“呜呜呜祝你们幸福!”
      留下一脸懵逼的金和表面高冷内心荡漾(并不!)的格瑞。

      凯莉:不用谢我我叫雷锋w

      emmmmm感觉开头有点邪教因子:凯莉×艾比
     

霍游夫夫婚后日常3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     最近霍琊有点烦恼。
      原因是游浩贤突然喜欢上了做菜。
      倒不是游浩贤做的饭菜有多么难以下咽,相反,还挺好吃。
      只是游浩贤突然喜欢上了吃辣,偏偏霍琊不那么喜欢吃辣。
      “开饭了!霍琊。我今天做了辣炒白菜,辣子鸡,剁椒鱼头和虎皮尖椒!”
      霍琊看着满桌鲜艳的红色有点头痛。
      “游浩贤,”想要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对面一脸期待的神情,于是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“你……怎么突然那么喜欢吃辣?”
      游浩贤下意识接口:“酸儿辣女。”

      大家好我是小默,最近岛主天天来我这儿买辣椒,这几天又买了很多酸菜和酸梅回去,因此我赚了超多钱!
      感谢岛主!感谢爱做菜的岛主夫人!

      第三篇了emmmmm不知道有没有眼熟我的小可爱w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家事不外扬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     今天的王者峡谷也很繁忙。
      小乔正和蓝爸爸打地起劲,余光却扫到一个火红色的身影。
      糟糕!韩重言来了!
      小乔立马转身如同母鸡护崽般将蓝爸爸护在身后。
      “哟,小乔这么早就在打蓝爸爸啊?”
      “小乔才不会把蓝爸爸让给你呢哼!”
      “诶?我可不是来偷蓝的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你来干嘛?”
      小乔狐疑地打量着面前的韩信,发现这家伙一脸春风得意。
      “我嘛——就是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喜悦。李白昨天来我家过夜了。”
      小乔瞪大了眼,过过过过过夜?这是不是说明……
      “嘿嘿,我先走了,小乔拜拜。”
      小乔此时满心震撼,自然没注意韩信脚下的蓝buff光圈。等回过神,想要继续征服蓝爸爸时才发现蓝爸爸早已光荣殉职了。
      “唔……哇哇哇,嘟嘟大人,韩信他又抢我蓝!”

      “想来发子弹吗?满足你!”
      孙尚香又打出一炮,心满意足地看到红爸爸只剩最后一丝血,正准备收了红爸爸时,草丛边突然跳出一个人。
      “谁敢在草丛里蹲本小姐?”
      孙尚香的弩炮转了个向,对着来人。
      “韩信?红爸爸是本小姐的,别想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今天不是来偷红的。”
      “别告诉本小姐你在草丛里看风景。”
      “别这样啊嘿嘿,”韩信摸摸鼻子,讪笑道,“我就是想告诉你,李白昨天在我家过夜了。”
      无fuck可说!孙尚香愤愤地想,我都还没有在刘备家过过夜!
      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红爸爸连同韩信一齐消失了。
      果然男人都和刘备一样不能信!

      “太白,我回来了!”
      韩信推开门,发现自家太白一脸冷漠地坐在床上。
      “韩重言,听说你今天挺嘚瑟嘛。人人都知道我在你家过夜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太高兴了就忍不住告诉了几个人……”韩信也坐到床上,“太白你没生气吧……”
      “等等等等,太白,把剑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!”
      “韩重言家事不外扬你没听过啊叫你到处毁我名声!”
      “卧槽李白你来真的?!”
      “救命啊有人要谋杀亲夫啊!!!!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

远离小黄书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     金刚刚进入图书馆,就看到了坐在窗边认真看书的凯莉。
      “凯莉!”金的声音引来一大片读书人的侧目,图书管理员也冲他投下了不满的目光,金赶紧赔了个笑。
      不怪他这么激动,认识凯莉这么久,第一次在图书馆看见她,于是就忘了图书馆必须安静这条铁规则了。
      金坐在凯莉对面,压低了声音,“凯莉,你看的什么书啊,借我看看呗。”
      凯莉合上书,“不行,金,这书你不能看。”
      “为什么?凯莉你都能看为什么我不能看?”金的好奇心全被吸引到凯莉手上这本破破烂烂的书上了,如果不是在图书馆估计就要耍着赖皮去抢了。
      该不会是什么绝世武功秘籍吧?金美滋滋地想,这样就更得借到手了。
      凯莉把书压在手肘下,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:“好吧,金,我借给你了,不过嘛,明天早上就得还给我哦。”
      “好的好的,我今天晚上熬夜看完!”
      “那好,我先走了,”说着,凯莉站起身来,“哦对了,金你最好一个人在家看哦,不可以给别人看,嗯,格瑞也不行。”
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金撇撇嘴,本来还想找格瑞一起来着。
      于是乎,金抱着这本“武功秘籍”鬼鬼祟祟地跑回了家。刚把门关上,就迫不及待地翻开第一页。
      “怦!”
      金只是扫了一眼就立马合上书页。
      woc我看到了什么?为什么这里面的人不穿衣服的?还在……亲亲?貌似还是两个男孩子?这是什么破书?我的武功秘籍呢?
      金目光呆滞,咽了口口水,脑内剧场丰富异常。
      突然……很想知道后面还画了什么……
      灯光明亮,亮了彻夜。
      第二天清早。
      “砰砰砰。”
      “来了。”金打着呵欠睡意朦胧地去开门。
      “格格格格格格瑞!!”
      “金你昨晚熬夜了?黑眼圈好重。”
      “不是我我没有!啊不对我没事儿!”
      金一紧张就开始语无伦次并且觉得自己脸上开始发烫,同时脑海里像放映幻灯片似的开始播放昨晚上看的画,只是书中两个人物的脸变成了自己和格瑞……
      格瑞愣愣地站在那儿,看着金红透的宛如煮熟的小龙虾一般的脸,默默扭头捂脸。
      该死,为什么脸红的金这么可爱!
     
      找金还书的凯莉大佬躲在树后高冷的笑了w
     
     

妈的死gay

ooc预警
渣文笔
私设家教吞×学生茨

    酒吞将人抓回来的时候茨木身上的嚣张感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小绵羊般无害的气息。
    “挚友你刚刚好帅啊,我从没见过打架这么厉害的人,特别是你那个上勾拳,一拳打下去那人就……”
    “停停停,第一初次见面我叫酒吞不叫挚友,第二我就是你今后的家教老师了。”酒吞不耐烦地打断对面的喋喋不休,自我介绍到。
    说来也真是倒霉,才刚刚和别人家长见面,就被请求去救人,话说这个家长当的也不称职,自己孩子打架不报警找一个刚刚见面的家教算什么事儿?虽说自己是跆拳道黑带没错可万一呢?还有这家里怎么没见这小子的妈,只有两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,而且那个白发的一看就gay里gay气的,两个男人是那种关系的话那这个小子又是哪儿来的?
    卧槽,赚个外快怎么这么难。
    酒吞越想越烦,抬眼看见对面的茨木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,宛如正襟危坐的小学生。
    这个态度让酒吞找回了些许安慰,正好了解一下茨木的学习情况。
    “喂,高几?”
    酒吞觉得对面眼睛似乎亮了亮。
    “搞!”
    酒吞:????妈的死gay!

   
   

霍游夫夫婚后日常2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   舒适惬意的午后,阳光斜斜地照进屋内,空气中飘着的些许的灰尘都被渡上一层金色。
    游浩贤刚刚睡醒,眼睛都还是闭着的就往身旁的怀抱拱了拱,然后伸手环住了霍琊的腰。
    霍琊侧着身子托腮半躺在床上,另一只手揉了揉怀里人乱糟糟的头发,“再不起来我就只好抱你起来了。”
    游浩贤嘟嘟囔囔的很不情愿的坐起身来,尚不清醒的头脑突然闪过一个场景,瞬间跨坐在还未来得及起身的霍琊身上。
    “霍琊,你以前抱过羽灰吧!”
    这是哪门子的陈年旧事,而且还是事出有因。霍琊头痛地想。
    “抱过。”
    “触感肯定很好吧?”
    “没有,”霍琊想了想,加了一句,“没你好。”
    “我才不信,羽灰前凸后翘,肤白貌美的,而且……唔哇霍琊你干嘛?!”
    “我检验了一下,你的触感真的比她好。”
    霍琊双手扶着游浩贤的腰,笑出声来。
    游浩贤在身下那道戏谑的目光下红了脸。
    “哼,那就姑且相信你吧!”
   

霍游夫夫婚后日常1

ooc预警
渣文笔

        “霍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我就叫叫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隔了一小会儿后
        “霍琊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儿我只想叫叫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又一会儿后
        “霍琊。”
        黑发青年好笑地转过头,一双金色的眸子盛满了无奈,却也有腻死人的宠溺。
        游浩贤不好意思的别过头,“霍琊,你还记得当初我给你取名字的时候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记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吧,我当初给你取名字的时候我感觉我像捡了一个儿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怀念美好的回忆的温馨气氛还没扩散开来就被硬生生的掐断,霍琊嘴角的弧度僵硬的凝固。
        儿子?很好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“游爸爸”就被“霍儿子”给哼哼哈哈了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事后
        游浩贤:霍琊你一点都不尊老!
        霍琊(冷笑):嗯?
        游浩贤(很怂的拉了拉被子):好…好歹我也是你师兄啊!